|
|
|
|
|
您當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頁 > 本地歷史 > 淮濱名人——匪霸吳仲英

淮濱名人——匪霸吳仲英

關鍵詞:淮濱名人,匪霸吳仲英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
  • 相關機構: 淮濱文化館
  • 電 話:
  • 網 址:http://
  • 感謝 pipitang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
  • 點擊率:6487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

匪霸吳仲英

張莊志編寫組

    吳仲英外號吳紅鼻子,一八九九年生于張莊集。父補祖禮,兄備山,三弟仲美、四弟玉杰,皆出身盜匪。由于吳家父子為害鄉

里,或為群眾仇殺,或諸匪火拼,基他兄弟皆相繼被打死。吳仲英行二,為人狡猾奸詐。一九三一年鉆營官府,通過吳家族長吳漢

曾的關系,當上了管轄張莊地區十四個保的聯保主任,并兼任中隊長。從此,他如虎添翼,開始施展他巧取豪奪、魚肉鄉里的伎倆

。他心狠手毒抓兵派款,養匪稱霸,培植所動勢力。由于他反人民“有功”,從而得到反動當局的賞識,接連提升他為固始縣第四

區區長,潢、固、息三縣邊區聯防指揮官。十七年間,他對張莊和潢、固、息三縣人民欠下了累累血債,真是惡貫滿盈、罄竹難書

。吳仲英的發家史是一部飽含千千萬萬勞苦大眾的血淚賬。

一、     重租高利 巧取豪奪

一九一五年,其兄劉備山(外號吳狼巴子),通過過族長吳漢曾的關系,從固始縣官錢局(相當于現在的銀行)貨款兩千串,年息

一厘五毫,他卻用月息五分的高利轉貸給族兄吳仲齋,第二年清明節算成叁千壹佰貳拾串,逼得吳仲齋走投無路,懾于權勢,不得

不將三十五畝好地連宅基地一處、房屋七間及所有農具統統賠給他。他家得此宅地后,與其原有宅基地合并一處,建起吳家大寨,

作為吳仲英聚匪、窩臟、稱霸鄉里的巢穴,而吳仲齋卻被弄的家破人亡。

每逢災荒年景,便是吳仲英榨削貧苦農民的好機會。群眾向他借糧,明著說不要利息,借多少還多少,花言巧語說什么你沒吃的我

有糧,不能眼看著你餓肚子,咱們都是鄉親,借點糧吃要啥利,啥時有啥時還我。說得好聽,實際比高利貸還高好幾倍。例如:潘

崗東張二麻子有地七十畝,因孩子多,勞力少,每逢荒年,春上缺糧,找吳仲英借些秫秫大麥度荒。幾年以后,吳仲英用“聽漲不

聽塌”的辦法,把張二麻子的七十畝地全部算走。逼得張二麻子拖兒帶女帶女四出討飯。

吳仲英對他的佃戶更是心狠手毒,凡是佃他地種的,十有九戶人財兩空。不講租稞多少,說到時候隨便送。他規定交稞日期,親自

驗收,他啥時說送夠了,才不送,他若不吭聲,就得繼續送,佃戶若說送夠了,他舉起手里的“文明棍”沒頭沒腦地打著罵道:“

我能訛你嗎!”若欠他的稞,他就折成錢放債給佃戶,聽漲不聽塌的記賬,佃戶永遠也還不清他的債。除交租稞以外,還要向佃戶

加派佃禮費,巧立明目叫“油鍋臺”。總之要把佃戶算干凈,最后連柴草、小雞也別想帶走。例如:朱圍子喬**佃種吳地四年,不

但把自己的牛驢農具賠光,連他祖墳上的幾棵小柏樹都被算去,臨走只身一人,乞討在外。有的還送了性命。例如:任店張三佃種

吳地十畝,租種十年,最后張三把秋收的糧食全部送完,吳也不吭聲,張三懾于權勢,把夏糧也全部送去,吳還是不吭聲,張三哭

著叫著:“二爺呀,我家存糧全部交光啦!”吳鼻子一哼:“交錢也好嘛。”張三怕遭殺身大禍,回去把牛驢豬牛凡是能變錢的東

西全部賣掉送去,吳仍不吭聲,張三哭得淚人似的,“撲騰”跪倒在吳的腳下,連連磕頭,說:“求二爺開恩……”張三跪了一個

上午,吳舉棍便打,棍打斷了,撈個門閂打,他自己打累了,又叫手下人打,直把張三打的遍體鱗傷,闐死不活地拋到荒郊野外。

對待中小地主他是采取大魚吃小魚的辦法。例如:一九四一年,王店子地主鐘大少和鐘二少兄弟為爭奪二百四十畝遺產火拼,大少

勾結張樓匪首張少彬,把二少的房子全部燒光。二少性命難保,向吳求救,吳為了坐收漁利,故意讓鷸蚌相爭,遲遲不去,等到最

后才虛張聲勢,派“黃學”學員三百人前往救援,一槍未打,張匪聞訊撤離。鐘二少為感激他,將這二百四十畝地和八十塊現大洋

送給吳仲英,吳假意推辭,鐘會意,立刻寫個賣地文書。吳不花一文得了產業。事后吳以這次打土匪為名向各保群眾攤派了一大筆

子彈款,逼得窮人饑寒交迫,逃荒要飯。

一九四三年唐圍孜唐正清有地四十畝,其中十六畝當給曹世榮(當價三百串),唐又把這個十畝地賣給匪首劉永國,劉訛唐說唐欠

他槍款,唐正清沒有得到地價款,又送大米七百斤。吳仲英聽說此事,說劉欠他槍款不交哪有錢買地。揚言要捉拿劉永國。劉只得

將四十畝地契約送給了吳仲英了事。曹世榮向吳要當價三百串,吳說:“你還欠我幾年的差糧哩”。曹嚇得不敢再要。吳仲英不擇

手段地巧取豪奪,吃虧的是勞苦大眾,受益的是他和他豢養的大小匪首。

二、     為非作歹 殺人霸產

一九一七年(民國六年)吳備山從固始弄來三支長槍,對他的伙計胡某說:“這槍交給你,再交給你十來個人,配合土槍你領著干

,鬧出事我承擔。”胡某因有了靠山,便到處搶劫、拉票,搶來的財貨和拉來的票,都放在吳老圍孫仲英家,二十年間胡分得贓款

除揮霍外還買長槍二十支;吳家分得贓款,買槍、買地、放高利貨。吳有個堂兄吳永桂,家住雷橋,有好田一百二十畝,吳要用劣

地換他好田,吳永桂當然不同意;一個月后吳派匪徒七人將雷橋全村搶光,綁走吳永桂,臨走喊:“吳永桂這票要出大洋一千元,

限三日內到牌坊莊贖回,三天不贖就撕票(打死)”。吳永桂家在三天內只籌款七百塊現洋去贖,并要求寬限三天再送三百元;吳

仲英不許,到第四天吳永桂被殺,人頭掛在牌坊上,吳永桂的兒子及親屬嚇跑,一百二十畝好田被吳家霸占。一九一九年(民國八

年)吳家叫張四和李北鍋的兩只大船給他運糧食,張李兩家船戶運糧回來,吳只說要北鍋欠他八百元,逼迫還賬,李要求寬限數日

,吳破口大罵,立刻攆走兩家船戶。吳備山霸占了兩只船以后,又弄來個私娼和接票拉來的良家姑娘,放在船上取樂。船戶張四和

李背鍋兩家流離失所。(他們為了報仇,鋌而走險,以后配合吳仲齋的兒子吳宜貞吳吳永桂的兒子吳昌龍殺死了吳備山。)

一九二O年(民國九年),張莊街上有個名叫劉廷富的外鄉人,賃兩間門面,開一個百貨商店,大約有千元資金(折九十年代幣值

)。一日吳備山帶領兩個持槍的“衙役”來到店內說:“縣里有公文捉拿劉廷富。”遂將劉捆住,將貨物貼上封條存查起來,將劉

五花大綁解往固始,夜往期思,有意讓其逃走。隨后將店內的貨物及一切財產全部攫為已有,吳家以類似的手法搶劫、訛詐大發橫

財。這都是吳備山安排的圈套。

三、     名為中隊長 實為官匪

一九三二年(民國二十一年),吳仲英當上聯保主任兼中隊長的要職以后,偽裝剿匪、禁煙禁賭,以收買人心,事實上他借此機會

強取豪奪、大發橫財。當時當地匪患四起,對被脅從的貧苦農民,因無油水可榨,他就重刑逼供當眾殺掉;中農以上雖沒當過土匪

的農戶,他以剿匪為名,進行訛詐,或安上土匪罪名,或以通匪窩匪之名先捉后放,大耍手腕說:“別人告你當土匪,我身為隊長

,不得不捉。”有槍交槍,無槍交錢,或送禮贖罪,只要交錢就放。放時又說:“我保你是好人,不殺你,今后要聽我的!”凡是

被安上土匪或通匪、窩匪罪名的農民,都給吳送錢送禮,起碼五十塊大洋,多者二百塊。如三里隊的吳玉杰、吳宜軒均系老實農民

,從未做這壞事。吳仲英為了訛詐錢財,說吳宜軒是土匪,說吳玉杰通匪,他二人每人給吳仲英送鋼洋五十塊了事。

一九三九年,從萬家溝捉來兩個人,姓黃的是匪首,送鋼洋二百釋放;姓秦的是窮苦人,無錢送,就當眾殺掉。

吳仲英對大匪首則豢養封官,如寨東南有個大匪首陳西福,吳仲英揚言捕捉,陳畏罪潛逃。吳暗地差心腹人去說降,陳把長槍捆著

,短槍放在方桌上抬著,自背雙手綁著來投降,吳出門迎接,親自解綁,待為上賓,陳害怕吳殺他,連忙雙膝跪倒,口稱:“二爺

饒命。”吳雙手攙起用好酒好菜招待,灑過數巡,吳問:“老侄子,今后能為我所用嗎?”陳連忙躬身施禮說:“小侄罪該萬死,

今后甘愿為二爺效力賣命,以報答二爺不殺之恩。”吳把桌子一拍說:“好!我封你當小隊長,把槍帶回去還干,二爺我保你是好

人。”陳千恩萬謝,并送來好槍一支和一份厚禮。自此,陳由夜聚明散的土匪變成了明火執仗的官匪。

四、     甘當漢奸  魚肉百姓

一九三八年日寇竄到張莊,吳仲英幕后策劃組織三十多人的維持會專為日寇服務,向日本人屈膝求榮,搜刮民脂民膏獻媚日本皇軍

。一九三九年潢川來個黃司令,吳聞言懲辦漢奸,自知罪孽深重,便通過黃的太太,大肆賄賂,送銀元一千塊,短槍四支,狐皮及

水獺皮襖數件,總計價值兩千塊銀元,他才逍遙法外。他卻借此機會,向群眾大肆攤派,共攤派銀元一萬塊,其中八千塊裝入私囊

五、破壞教育 迫害進步人士

一九四三年底,張莊傾向革命的進步人士、小學校長徐振,被地方劣紳吳書農誣告陷害,徐處境險惡,要求吳仲英保護,吳乘機攆

走徐振,威逼徐振辭職,讓他侄子吳宜孟繼任張莊小學校長。吳宜孟優勢迫害進步教師方亞伯,侵吞校產,敗壞校風,借口清查“

異黨分子”對全校師生實行法西斯鎮壓,致使張莊小學和至德中學教師離散,學生失學,學校停辦。

一九四八年初,吳宜孟攜辦校公款潛逃,吳仲英得知徐振又被委任校長時,讓他外甥呂克智送信威脅徐振,說:“徐振要再當校長

,我叫吳宜思(吳的三侄)拔掉你家的煙囪筒子(殺其全家)”,逼得徐振四處逃難,不敢回家。

教導主任方亞伯是大革命時期和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共地下黨張莊支部書記,經常向師生宣傳抗戰救國的革命道理,深受師生愛戴,

也是徐振辦教育的得力助手。吳仲英令其侄吳宜孟不僅解除方的職務,而且還抓方的共黨嫌疑,逼得方不得不離校避難。吳仍不放

過,派人捉拿,方亞伯不能在家存身,四處逃難。

六、     堅決與人民為敵到底

吳仲英在他的三縣聯防指揮部內,設刑訊室,對所謂共黨嫌疑分子和掉隊的解放軍指戰員酷刑拷打,殘殺活埋。其爪牙吳宜樹一次

捉到掉隊的解放軍戰士二人,吳對二人用盡酷刑,深夜,將二人五花大綁,拋到王馬寺北邊的張果老潭里淹死;又一次將我解放軍

一名偵察員拉到奶奶廟后活埋。

一九四八年春,劉鄧大軍轉移到外線作戰。吳仲英命令將淮河谷堆到踅子集的所有船只,全部調到踅子北岸控制起來,封鎖河面,

企圖阻止劉鄧大軍渡過淮河;還令其部下見解放軍就殺。其其爪牙吳宜賓、吳宜樹,一次就在梧桐村鯉魚坑活埋解放軍戰士八名。

同年五月(古歷四月十七),劉鄧大軍先頭部隊抵達張莊,吳仲英指揮匪兵與黃學學員共約三千余人進行抗擊,在督戰時,被我解

放軍當場擊斃,結束了他反共反人民的罪惡的一生。

(呂文化執筆)
 

 

贊助商提供的廣告
糾錯信息:(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
糾錯信息:
感謝您的參與,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淮濱!
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
標題:
驗證碼: (看不清?點擊圖片刷新)
電話:7792099 18639708075 傳真: 郵箱:hbzx020#163.com
地址:淮濱縣淮河大道西段濱城國際淮濱在線運營中心 郵編:464400
Copyright © 2004-2019 淮濱網絡傳媒有限責任公司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城市中國
豫ICP備09012704號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 電信業務審批[2009]字第548號函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体彩山西十一选五开奖